• 官场微故事:医生的“幸福” ||王金山(安徽)

    官场微故事:医生的“幸福” ||王金山(安徽)
    gljwm 2022-01-20 生活微小说 0

    官场纪实微故事 杂谈医生的“幸福” 我国著名女作家毕淑敏说,人千万不要做幸福的盲人,要训练自己对于幸福的感知与把握,只有这样,你才能活出幸福来。英国一家媒体曾经搞了一个“谁是最幸福的人”的社会调查,结果雪片似的信件飞往编辑部。最终媒体公布了三个答案。一是母亲为婴儿洗完澡扑完粉后抱...

  • 官场微故事:骨质增生你我关心的话题 ||王金山(安徽)

    官场微故事:骨质增生你我关心的话题 ||王金山(安徽)
    gljwm 2022-01-18 生活微小说 5

    官场纪实微故事 骨质增生:你我关心的话题前不久,我们收到了许多读者(网友)来信,就关于骨质增生的问题咨询。大家提出的问题大致可以归纳为这样几点,即骨质增生是怎么回事?需要治疗吗?能否用药物“化”掉?如何预防?就读者所关心的问题,前不久,本刊特约记者采访了安徽省中医骨伤科学会会长、安徽中医学...

  • 官场微故事:前倨后恭的“二郎腿” ||王金山(安徽)

    官场微故事:前倨后恭的“二郎腿” ||王金山(安徽)
    gljwm 2022-01-17 生活微小说 6

    官场纪实微故事 小小说前倨后恭的“二郎腿” 某局刘梅科长下午下班回家后先不烧饭,而是坐在沙发上跷着二郎腿看新到的《家庭》杂志,丈夫李红军疲惫地回来没好气地嘟哝道:“叫你不要跷二郎腿你不听,以后跷出各种毛病别后悔!”“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偏要跷,你管得着吗?”刘梅从鼻子里哼了一...

  • 官场微故事:女推拿医生||王金山(安徽)

    官场微故事:女推拿医生||王金山(安徽)
    gljwm 2022-01-16 生活微小说 6

    官场纪实微故事 小小说女推拿医生又推拿完一个病人后,高新区社区医疗卫生服务中心推拿科女医生刘丽娜伸伸腰,看看挂在墙上的钟表:哟,快到十一点半了。刘丽娜有点紧张起来。昨晚小彭和她分手时,一再恳切地说,他爸妈邀她今天中午去吃饭,顺便看看这个未见过面的媳妇。她应约答应了。小彭出生在一个高级知识分...

  • 官场微故事:教育孩子学会“宽容”||王金山(安徽)

    官场微故事:教育孩子学会“宽容”||王金山(安徽)
    gljwm 2022-01-15 生活微小说 8

    官场纪实微故事 教育孩子学会“宽容” 你们还记得2020年11月24日发生在我国辽宁抚顺的一起恶性杀人案件吗?四条人命,仅仅起因于一次微不足道的事情。是凶手残忍过度,还是逝者罪有应得?事情经过是这样的:那天,一时尚女子驾一辆宝马735,路过一个自行车修理摊,刮倒了一辆待修的自行车...

  • 官场微故事:母亲,您本不该离去……||王金山(安徽)

    官场微故事:母亲,您本不该离去……||王金山(安徽)
    gljwm 2022-01-13 生活微小说 10

    官场纪实微故事 母亲,您本不该离去…… 这是一件令我彻骨难忘的往事。我的母亲是不会死的。如果当时护送得当,她老人家也许也许还能多活几十年。可是,她离开我们已经40多年了。40多年了,我亲爱的母亲,您在九泉之下闭上眼睛了吗?岁月悠悠。对母亲的怀念,以及我这个当儿子——医生没能尽到保...

  • 官场微故事:微笑||王金山(安徽)

    官场微故事:微笑||王金山(安徽)
    gljwm 2022-01-12 生活微小说 10

    官场纪实微故事 引子    前面我已经说了,除了医院正常工作外,我业余时间还为全国十几家报刊包括我省电台、电视台写稿。可能有读者(网友)疑问,如此,我会不会不务正业,本职工作与业余写作本末倒置呢?或曰本单位不咋样,精力全放在了外面,即人们说的“远香近...

  • 官场微故事:“麻将病”||王金山(安徽)

    官场微故事:“麻将病”||王金山(安徽)
    gljwm 2022-01-11 生活微小说 15

    官场纪实微故事 “麻将病”(这是笔者在从医中的一次真实经历,不妨披露世人,以飨之。)“嘿,搓‘老麻’就是有劲!其中学问大得很呢!”28床,一位精瘦精瘦的中年人——某县建筑施工队包工头老崔,得意洋洋地向旁边的29床病人吹嘘着,“有一晚,我们几个是十几万元的输赢……”提起这位28床,我印象极深...

  • 官场微故事:乡下来的大表哥||王金山(安徽)

    官场微故事:乡下来的大表哥||王金山(安徽)
    gljwm 2022-01-10 生活微小说 15

    官场纪实微故事 乡下来的大表哥费了九龙二虎之力,倾尽了数十年的积蓄,H君的新居总算装修竣工了。瞧,花岗石客厅地面,软木卧室地板,进口水曲柳的墙裙,华丽的吊顶吊灯,好不气派辉煌。“一分装潢,十分打扫。”H夫人跪在地下擦地板。H君在厨房里拖着地说:“不要太讲究了。”H夫人柳眉倒竖、铁板钉钉地说...

  • 官场微故事:何谓“专家”||王金山(安徽合肥)

    官场微故事:何谓“专家”||王金山(安徽合肥)
    gljwm 2022-01-09 生活微小说 21

    官场纪实微故事 杂谈何谓“专家”? 是啊,何谓“专家”?专家,近年来被一些网友戏称为“砖家”。本文专指医疗上的专家。大概是在1987年前后吧,随着医疗卫生改革的不断深化,全国各家医院都陆续开设了专家门诊。上这样门诊的医生一般必须是取得副主任医师(副教授)以上的医疗(教学)人员。毋...

  • 官场微故事:莫衷一是||王金山(安徽合肥)

    官场微故事:莫衷一是||王金山(安徽合肥)
    gljwm 2022-01-07 生活微小说 19

    官场纪实微故事 杂谈莫衷一是 (退休干部老李到另一位退休干部老赵家串门,闲谈中,谈到了各人的养生保健问题。)老赵:报上介绍,人们最佳睡姿是靠右侧,理由是不影响心肺功能,我依次而卧,果然睡得香甜;后来有一篇文章说,靠右睡缺点很多,影响胃的消化、肝脏的代谢、肾脏的排泄,最科学的睡姿还...

  • 官场微故事:明天,我们饮什么样的酒||王金山(安徽合肥)

    官场微故事:明天,我们饮什么样的酒||王金山(安徽合肥)
    gljwm 2022-01-06 生活微小说 18

    官场纪实微故事 杂谈明天,我们饮什么样的酒? 酒在我国已有悠久的历史,考古学家在山东龙山原始公社的遗址中就曾发现不少酒具如高把杯、小壶等,说明我国人民早在四五千年前就已会酿酒。甲骨文中也曾有表示不同品种酒的形象字,足见商代酿酒技术已很发达。中国酒品种繁多,按其酿制工艺过程划分有发...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