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官场微小说:领导迷路了||潘焕新(湖北洪湖)

    官场微小说:领导迷路了||潘焕新(湖北洪湖)
    gljwm 2022-01-05 官场微小说 16

    领导迷路了文|潘焕新鲍局长迷路了,这大白天的怎么会迷路呢?是不是撞鬼了?鲍局长暗骂一句“我日他娘的,”立在那里定下神,前后左右观察一阵子,老旧房子都拆了,都他妈一样的高楼大厦,没有明显标志,还是不知该朝哪个方向走。刚才小车送他下班开到三叉路口,遇上交通事故堵车,司机小石要赶去参加星期五的下午安全学习...

  • 【第二届《官场微小说》征文106】事故发生后||吴贤林

    【第二届《官场微小说》征文106】事故发生后||吴贤林
    gljwm 2022-01-05 征文比赛 18

    事故发生后文|吴贤林位于枫树弯的六号矿已挖进去一百多米了,里面空荡荡的,矿柱很少。曾有工人提出:“矿柱太少是个安全隐患问题,应浇注若干钢筋混泥土矿柱,防止坍塌。”可是,赶进度促效益的理念驱使着有关管理者的侥幸心理,他们脑子里都是效益和政绩,没人会去考虑煤矿顶上会塌下来。那天午后上班不久,随着“轰”的...

  • 【第二届《官场微小说》征文105】​长寿面||宋超(陕西镇巴)

    【第二届《官场微小说》征文105】​长寿面||宋超(陕西镇巴)
    gljwm 2022-01-05 征文比赛 16

    长寿面文|宋超今天是我的生日,上班的路上我别提有多兴奋。这些年,单位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无论哪位员工过生日,单位都会发一张生日餐券。刚开始的时候是两百,第二年就长到了五百……去年已经长到了一千五,根据我的经验判断,今年最低也少不了两千吧!半道上,从小一起光屁股长大的几个哥们来电话嚷着要吃我的生日宴...

  • 官场微小说:天庭改革||潘焕新(湖北洪湖)

    官场微小说:天庭改革||潘焕新(湖北洪湖)
    gljwm 2022-01-04 官场微小说 17

    天庭改革文|潘焕新天庭改革会议刚开一半,唐僧就有些坐不住了,会上说这次改革要动真格,主要是人事制度改革,说白了就是首先从基层做试点减员增效。唐僧想,我的取经队伍中三个徒弟有一个裁员指标,裁谁好呢?会上文件讲得很清楚,年龄偏大的、没有文凭的,这一听就知道要裁我最得力的徒弟孙悟空。孙悟空年龄最大,他那七...

  • 官场微小说:兄弟||喻加强(四川仁寿)

    官场微小说:兄弟||喻加强(四川仁寿)
    gljwm 2022-01-04 官场微小说 13

    兄弟文|喻加强他和父亲有一个难解的心结。他很小就知道外边有一个传言,说他不是父母亲生的。在他的记忆里,好像父亲从来都没有给过他好脸色。而对弟弟,父亲却是宠爱有加。那时家里穷,家里有好吃的,好穿的,父母都给了弟弟。每年冬天,弟弟穿得暖暖和和的,而他却总是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最令他刻骨铭心的一件事是,他...

  • 【第二届《官场微小说》征文104】如此巧合||牛林(河南正阳)

    【第二届《官场微小说》征文104】如此巧合||牛林(河南正阳)
    gljwm 2022-01-04 征文比赛 19

    如此巧合文|牛林T局谭局长的便秘又犯了,他已在局公用卫生间那个木笼似的大便间里的坐便器上蹲坐了20多分钟,憋得满头是汗,还是拉不出。因为有挡板隔开,外边虽然不时人进人出,但谁也看不见他的囧样。正当谭局长无奈,准备提裤子站起的时候,只听隔壁另两个大便间里又进去两个人,听声音,其中一个是本局人送外号“包...

  • 【第二届《官场微小说》征文103】黄雀||田力(甘肃武威)

    【第二届《官场微小说》征文103】黄雀||田力(甘肃武威)
    gljwm 2022-01-04 征文比赛 16

    黄雀文|田力阿P是一个典型的社会"混混",三十多岁了,正事不干,整天提个鸟笼,浪迹于市井酒市,游手好闲。这天,他一反常态的没有出门,两手托着下巴,怔怔地看着笼中的鸟儿出神。这是一只浑身黄色的金丝鸟,羽毛金黄,嘴头发红,在笼中扑愣扑愣的飞来飞去,一会儿,它也飞累了,收笼翅膀,两只豆...

  • 【第二届《官场微小说》征文102】​无声的教育||王金山(安徽合肥)

    【第二届《官场微小说》征文102】​无声的教育||王金山(安徽合肥)
    gljwm 2022-01-04 征文比赛 17

    无声的教育文|王金山刘闯没有工作前,是个游手好闲之徒,工作后又成了个出名的赌鬼+酒鬼,家里喝还不够,下了班常常不回家四处混酒喝,同时常常打牌赌到凌晨。这天,他老婆李梅给他发短信,说今晚10点前若不回来,她就反锁门不让他回家,可短信发出老半天也没有回音。这时,李梅灵机一动,又发了短信,说再不回来,就一...

  • 【第二届《官场微小说》征文101】抓抢劫犯||黎铁浩(广西百色)

    【第二届《官场微小说》征文101】抓抢劫犯||黎铁浩(广西百色)
    gljwm 2022-01-04 征文比赛 18

    抓抢劫犯文|黎铁浩“抢劫啊!抢劫啊!抓抢劫犯啊!抓抢劫犯啊!”我从家乡大山里到城镇来找工作,刚刚下车便听到一美女正在大声呼叫着,我闻声看到一抢劫犯正抢走一位美女的包包,迅速往前狂跑。事不宜迟,我放下行李,飞奔扑过去。我曾是大学时短跑冠军者,不亚于刘某某,三二分钟左右便追上了抢劫犯。临近抢劫犯时,我突...

  • 官场微故事:抗生素人类“最后的晚餐”||王金山(安徽合肥)

    官场微故事:抗生素人类“最后的晚餐”||王金山(安徽合肥)
    gljwm 2022-01-03 生活微小说 21

    官场纪实微故事 杂谈抗生素,人类“最后的晚餐”?  前不久,几位亲朋好友聚餐,笔者的一位女亲戚在大家动筷前,急忙从腰包里掏出2片利君沙(琥乙红霉素)服下。我急忙悄声问:“怎么?生病啦?发烧啦?哪个地方感染啦?”“没有没有”,女亲戚头摇得像拨浪鼓,小声地回道,“我就是担心...

  • 官场微小说:打赌酿悲剧||潘焕新(湖北洪湖)

    官场微小说:打赌酿悲剧||潘焕新(湖北洪湖)
    gljwm 2022-01-03 官场微小说 16

    打赌酿悲剧文|潘焕新这件事发生在改革开放初。一个隆冬的夜晚,北风“呼呼”地刮。管与和在家里烤火,突然有人敲门。他把门打开,一个人就裹着风雪扑进来了。来人是他的同事边兴隆,因平时说话尖酸刻薄,就得了个“刀片嘴”的绰号。边兴隆下班后开三轮车载客,捞外快,常在他家门外守株待兔,今晚冷得难受,就进来取暖。不...

  • 【第二届《官场微小说》征文100】​迟到的忏悔||徐新洋(湖北大冶)

    【第二届《官场微小说》征文100】​迟到的忏悔||徐新洋(湖北大冶)
    gljwm 2022-01-03 征文比赛 19

    迟到的忏悔文|徐新洋娘打电话催:“都过了八点,怎么还不见你影子?”我说“娘呀,今天有事,是不是跟村里人说,叫别人去端印?”娘在那头吼:“今天不是元宵节放假吗?有什么事比跟土主老爷端印重要?你大牛伯他们刚才来问,我跟大家作了保证,说你准时回家!”娘动了气,推不脱了,我说:“我是跟你商量嘛,发火做么?我...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