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微小说:《电话》

gljwm 1年前 (2021-01-17) 官场微小说 352 0

src=http___images.669pic.com_element_pic_99_97_37_26_5db2f00b66fa12930b959bd433b4e8bc.jpg!w700wb&refer=http___images.669pic.jpg

电 话

文|谢复根

      卸任了,退休了,着陆了,这本是为官者最欣慰的事,可年局长心里就是有点那个,哪个?不说别的,就拿电话来说吧,任上时,一天的电话,多不说,百八十个总有吧?而现在呢?年局长自嘲,自己的手机进入了"静黙”状态,没有一个电话!

      就在年局长为没有电话闹心之时,一个电话打到了他的手机上。年局长一看,奇怪,怎么不显示姓名呢?看来不是熟人。不管了,有人记得自己总是好事,就忙接听:“哪位啊?”

      那边的声音很快过来:“年局长,是我啊,我是小林。”

      年局长一时想不起:“小林?哪个小林?”

      对方说:“局里的小林,林奎。”

      林奎?年局长立刻想起了,难怪,自己的手机里没有他的名字,就说:“哦,小林啊,有事吗?”

      林奎似乎很兴奋:“年局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年局长问:“什么好消息?”

      林奎说:“辛副局长喝茶去了。”

      年局长不解:“喝茶就喝茶,这也值得你大惊小怪?”

      林奎说:“你知道他跟谁喝茶吗?跟纪委!”

      年局长大吃一惊:“你说什么?你从哪儿听来的消息?”

      林奎说:“这你别管,不信,你打他手机试试?”

      年局长顿了一下说:“你要跟我说的就是这件事?”

      林奎说:“当然不是,还有一件事。”稍顿,“年局长,你知道接下去应该请谁去喝茶了?”

      年局长问:“请谁?”

      不知怎的,电话里传来“哈哈”二声突然撂了。年局长马上反应过来,这个林奎不怀好意。对于此人,年局长最了解不过了,早在自己还在任上,因为没有提拔他,他就向市局举报过自己,说自己如何在局里专横跋扈如何向客户索贿受贿等等,为此,市局还专门派出调查组查了一个星期,结果屁事都没有。

      事后,年局长知道了是谁在背后搞鬼,也想给他难看,但又一想对付这种小人,还是鄙而远之为好,再说,真要报复他,也显得自己这个局长太没有气度了。故除了把他的大名从自己的通信录上删除之外,别的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林奎当然也意识到了,从此,俩人虽是上下级关系,但桥归桥,路归路,互不搭界。可今天这个小人,偏偏来电,其用心毋需多说,他是幸灾乐祸啊!

      为了证实林奎说的话是否属实,年局长拨了副局长辛清明的电话,但语音提示:关机。年局长了解自己这个搭档,从没有关机的习惯,现在关机,肯定非同寻常了。年局长想,被纪委找去,肯定是经济上的事,可辛副局长会有什么事呢?不错,在局里搭班子时,辛清明管的都是具体事务,如果要在里面找油水,那是易如反掌的事,但他相信辛清明不会的。难道是他禁不住诱惑,开了戒?还有,林奎说,接下去喝茶的会是谁?林奎是否向他年常松暗示,是自己?不错,完全可能,这家伙对自己一直耿耿于怀。可自己有什么呢,又没有拿过别人一分钱,他也奈何不了自己啊?

      不不,自己屁股也不是那么干净,不是收过客户的烟和酒吗?虽说自己也回过礼的,但毕竟两相比较还是有距离的,这些事组织上不认真也就没什么事,要是认真了,把它放到桌面上,那后果...年局长不敢想下去了。

      停了一会,年局长想给在任上时比较信任的下属打电话,想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当他找出通讯录,要按键时又不觉忍住了,说什么呢?他从没有主动给下属打电话的习惯,现在贸然打过去,别人会怎么想?会认为自己“欲盖弥彰”还是会认为自己“此地无银”?不行,这个电话绝对不能打,换而言之,昔日的下属如果真要告诉自己什么,早就给自己打电话了,没打,就说明他们不想让自己知道辛副局长的事,既然如此,自己没必要自讨没趣。

      年局长正在纠结,这时,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年局长一愣,第一个反应,是纪委的电话,但不是,是远在国外的孙女打来的。

      孙女说:“爷爷,你的微信电话打不通,我只得打越洋电话了。”孙女说,“爷爷,你好,我们放假了,本来爸爸妈妈说,要接你和奶奶出来到国外旅游一次,可现在疫情严重,只能找下次机会了,我呢,也不能回去陪你们了。”

      年局长说:“不用惦记我们,我们若要出去,会通知你们的,你们那边疫情严重,要自己照顾好自己。”

      和孙女通过电话后,年局长的心情好了一些,但林奎搁下的话总是在心里梗梗的,唉,人真不能做一点亏心事,做了,总让自己不踏实!

      年局长就这样在忐忑不安的情绪里度过了足足三天。

      就在年局长正在考虑要不要向纪委说明一下自己的问题时,这天傍晚,又有一个电话打到了年局长的手机上,他一看手机上跳出的名字,不觉一阵紧张:“老辛啊,你到底怎么回事?这几天手机一直关机?”

      老辛即辛副局长:“别说了,老年,我不小心被疯狗咬了一口,好在现在打过疫苗了,没事了。”

      年局长说:“疯狗?你被狗咬了,那关什么机啊?”

      辛副局长说:"老年,我的事你就没听说?有人向纪委举报,说我受贿!”

      年局长心想,真有此事。就说:“那后来纪委怎么结论?”

      辛副局长:“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没受就是没受啊!好了,不说这个了。老年,你我都退休了,我比你早退半年,已在市老年大学学了半年的太极拳了,你有兴趣吗?要不一起来学?”

      年局长说:"先别说这个,你跟我说说,纪委到底跟你谈了什么?”

      辛副局长说:“还有什么事,就是大前年承包商送我的十万元红包的事,这件事我当时还向你汇报过的。”

      年局长记忆力不错:“是这件事?我记得当时你入财务帐了。”

      辛副局长说:“是啊,入了财务的'其它'栏帐了。”说到此,辛副局长有点气愤,“不知哪个小人跟我过不去?借这件事举报我!想让我退休后日子不好过!”

      年局长立刻想到了林奎,但又觉得没凭没据,不能妄下结论,就转移话题:“老辛,你说你在学太极,我要是也报名,不知行不行?”

      辛副局长说:“当然行了,老年大学的副校长是我的战友,一句话的事。老年,你稍等,我有电话要先接一下。”

      年局长忙说:“你接,我不急。”

      说心里话,此刻,年局长的心情早就阴转晴了。

      忽然,他象孩童时那样,冒出一个恶作剧的念头,他很快在手机上找出那个号码,摁了一下,通了:“喂,是小林吗?告诉你一个坏消息,辛副局长没事,已经出来了,刚跟我通了电话。”

      他知道电话那头的人听后,一定会目瞪口呆一定会有掩饰的话过来,但他不想听,学着对方,也“哈哈”二声,就把键摁断了,随后将这个号码删了。

(本文系官场微小说(ID:gc-wxs)原创首发,作者:谢复根,一个喜欢阅读和写作的闲人。)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