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官场微小说》征文121】​家中宝||魏建华(甘肃)

gljwm 1周前 (01-12) 征文比赛 12 0
家中宝

文|魏建华
45岁的石明由乡党委书记升任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后,心里感到十分的惬意。可美中不足的是,他现在越来越感觉到这家中“土妻” 寒伧得有点在“官面”上拿不出手了!
石明的妻子李翠香比石明大两岁,长掉掉脸又长着男人似的一双大脚片子,胖墩墩粗黑的肉皮子,乍一看,使人立马想到这是一位“大脚村姑”!人说官长脾气长,实际上官长最大的是看法长。石明拿自己的下岗职工、家庭主妇结发“大脚”妻和小城里那些长得身材细溜溜,脸皮白刮刮,风姿绰约的白领、金领、蓝领丽人一比较,感觉这“大脚”妻现在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怎么看也怎么和他这位组织部长难般配!因而动不动就发脾气朝李翠香吼,有时还真训得她丈二和尚,直翻白脸呢。
一日晚,天晴气爽,微风扑面。一个瘦高个长脖子的年轻小伙手里提着两大塑料袋礼品来敲门。小伙子进门后李翠香热情地让座、递烟、沏茶,一阵寒暄。小伙说:“姨,我叫苟和柱,是水管所的,石部长回来后,你就说我来拜望他了。”说完便放下塑料袋子走了。
三天后,石明回家。晚上,李翠香早早地侍侯他睡下,乘着他刚出差回来对她还有些兴趣,便不失时机地悄声说:“娃他爸,前几天咱们家来了个叫狗和猪的娃,说他是个管水的。”
“干什么的?叫什么?”石明沉下脸问。
“他说他是管水的,叫狗和猪。”李翠香怯怯地用眼角瞟着石明又说了一遍。
“什么管水的?叫狗和猪!”石明知道这“大脚”老婆记错了,便没好气地骂了一句,“你才是狗和猪呢!”
常言说,吃一堑,长一智。李翠香收了别人的礼,却因为没有记下那人的名字挨了丈夫的一动臭骂,心里感到没鼻子没脸的窝囊!她自怨自艾自己猪脑子好没记性!以后,遇事也学乖了——只要石明不在家,她一但收了别人的礼,记不准名字的就干脆给他来个乌龟吃炭黑,闷在心里什么也不说!如此一回两回,送礼者还蒙在鼓里;次数一多,有人便有所察觉。于是,送礼者在久不见“动静”后,下次一见到石明,就旁敲侧击地说,X月X日我已第几次去过石部长家了。说者有意,听者也并非“无心”。石明当面“呃呃”应承着,回家后乍着脸一追问,李翠香吱吱唔唔老半天,一会儿说:“有这档子事。”一会儿又说:“记不大清了。”气得石明破口大骂:“我前世不知遭了什么孽,竟娶下了你这么一个猪头猪脑子的女人啊!”
骂归骂,李翠香“礼”却照收不误。因为他收礼已收出了“感情”,一旦没人上门送礼,反倒感觉心里空荡荡的,心里还怪难受呢。可她只收礼不“通告”的名声一传开,小城里那些要求进步来送礼的,穿着皱巴巴西服的小干们,一但打听到石明不在家,便再很少登门了。
这是周末的一日晚饭后,李翠香一个人呆在家里,正琢磨着怎么好长时间没人上门送礼了呢?!忽然,她听见有人敲门,眼睛立时一亮,心想:总算等来了个!便满脸挂笑旋风似地开了门。
“请问,这是石部长家吗?”一个身穿嬉皮装的小伙问。
“是,是的。”李翠香银铃般地笑着说。
“石部长在家吗?”小伙又问。
“哦——”李翠香见这小伙两手空空,一下子收住了脸上的笑细胞,态度马上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不在!”她冷冷地说完,勾蛋子一拧,咣当一声又关掉了门。
嬉皮装小伙表情谔然,呆愣愣地杵在原地……
一会儿,他又提了满满一大塑料袋礼品,第二次来叩门。
李翠香开了半扇门一瞅,见仍是这小伙,皱着眉头脸又拉了下来,刚想关门,可一瞥见他手里提的鼓囊囊的大塑料袋,眼里又放出了精光,心想:这小子学乖了,出门买的礼品还真不少呢。
落坐后互相客套了几句,小伙弄清楚石部长确实不在家,便起身告辞说:“打扰您了,石部长来时我再找他。”说完不看李翠香灿烂的脸如何变成了茄子色,拎起桌上的塑料袋一声“下次见!”又走人了。
李翠香还是头一回遇上这样的人,她心里那个气呀!眼珠子都快气蓝了!她颤抖着手老半天,才关住了大门。
“呸!”李翠香在门里朝门外狠狠地“啐”了一口,高声大嗓地骂:“你这样的啬皮孙,还跑个你大的球官呢!”
从此后,李翠香逆反心里作祟,怨恨这上门送礼的人也“狗屎眼看人低”!想拿她当猴耍?!不管石明在不在家,一旦有人敲门问,她都没好气地回一句:“不在!”
后来,因为该县委书记、县长受贿腐败案被上级纪检监察部门查处,在调查过程中,上级纪检监察部门发现该县大多县级干部多多少少都有接收企业老板、下属礼物等不廉洁行为,有些性质还特别严重,只有县委组织部长石明很少收礼,其家属还常常将送礼者拒之门外。
不久,石明被任命为该县县委副书记、县长。石明弄清楚自己升迁的原因后,不由发出由衷的感慨:“唉——这大脚丑妻还真是个家中宝啊!”
本文系官场微小说(ID:gc-wxs)原创首发,作者:魏建华


作者简介



魏建华,笔名胤凌,1985年毕业于庆阳师专中文系,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