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官场微小说》征文122】那个可恨的字||刘恩文(辽宁)

gljwm 1周前 (01-12) 征文比赛 12 0
那个可恨的字

文|刘恩文
也许是造化弄人,也许是命该如此,老孙从学生时代当班干部开始就是副职,一直到参加工作后,先是副股长、副科长、副主任、副处长,后来升任副局长,却始终没丢掉镶嵌在自己职务前面那个“副”字。以至于别人一提这个字,或者偶尔和这个字不期而遇,他的眼睛就冒火,似乎和这个副字前世结下了深仇大恨。
也难怪老孙生气,有好几次去副的机会,局长或升迁或调离,都没有他的份。不是从其他单位调,就是内部提拔,但每次都与他擦肩而过、失之交臂。为此,他的情绪很
糟,有时还带到工作中。
一次,新来局办工作的小王给他送阅文件,称呼他孙副局长,谁知刚刚脸上还晴空万里、态度和蔼可亲的他突然雷电交加,继而狂风暴雨、劈头盖脸地把小王狠狠训斥一顿。小王哪见过这阵势,顿时眼泪汪汪,像根木头愣愣地杵在那里,浑身哆嗦、不知所措。
后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局机关的同志发现,原来一脸严肃,眉头紧皱、不苟言笑的老孙突然之间竟变了,变得见谁都和颜悦色、平易近人起来。有时上班时间在走廊里还哼几句小曲,连走路的姿势都和以前不一样了,不仅腰板直了,步履轻了,连头都抬得高高的。
一次,局里召开办公会。局长正在安排全局工作,老孙竟然旁若无人地接起电话来,而且声音很高,似乎故意把音量调到最大,生怕在座的人听不清一样。大家听到,是省里的一位领导打来的。会议只好暂停,直到他把电话放下手机。
局办主任不解,会后问局长。局长说,记住,工作中遇到孙副局长这样的人千万不能得罪,你没发现以前的他和现在的他已经天壤之别、判若两人吗?你看他那副神态,早就把自己当成局长了,这背后一定有很深层次的原因。我猜想,不久,他一定会取代我。
局长的话果真应验。时隔俩月,局长被调到一个虽然级别略高,却没有实权的闲职上,而老孙终于如愿以偿抠掉了自己前面那个字,坐上了局长的宝座。
当上局长,他大权独揽,首先进行了人事调整,也不征求意见,把他认为和自己亲近的人调整到重要岗位上,而且不论大事小情,全部过问,安排工作更是一竿子插到底,越过分管副局长、科长,直接指挥局里的每一个人,还美其名曰靠前指挥,深入基层。
局里大多数同志虽然心里有意见,但谁也不提,任由他我行我素,整体工作质量和效率受到很大影响。
就这样,局里的工作就像一台破旧的机器,稀里哗啦地运转着,不打铧、不住犁。
八个月后,老孙被组织调整了,改任虚职。局机关全体大会宣布那天,老孙连面儿都没露。
打更的说,老孙是组织宣布退出局长岗位的前一天晚上,和老婆连夜收拾了办公室,以后再也没见来过。
知情人透露,老孙那个刚刚结婚不满一年的女儿的公公在省里当很大的官,不久前出事了……
局里的老同志都说,老孙是他们局最“短命”的局长。
本文系官场微小说(ID:gc-wxs)原创首发,作者:刘恩文


作者简介



刘恩文,文学爱好者,曾在多家纸媒和文学公众号发表小说、散文、诗歌200余篇。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