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官场微小说》征文137】三请乡长||牛栓叶(河北)

gljwm 4个月前 (01-18) 征文比赛 71 0
三请乡长

文|牛栓叶
我和李姐是在一家私人饭店认识的 ,那时候我们在那家饭店干零时活儿,三班制倒,一个班儿六个人,我和李姐一个班,我是班儿长,不管住宿,下班后各自回家。
李姐这个人吧,个子不高,不爱多说话,人挺祥和,干活儿不是很快,但她眼里有活儿,用我们的家乡话说有眼力劲儿,她干活认真仔细,得到大伙儿的认同。可她有一个问题惹得大家不高兴,那就是她三天两头的迟到。我们店里有个规定,一季度评比一次业绩,哪个班干的好给三百块钱奖金。我们这个班工作干的很好,可由于李姐总迟到,从未领过奖金,还时常受到老板的指责,每到发季度奖的时候,姐妹们都对李姐投去抱怨的目光,李姐的脸上也流露出一丝丝歉意。
有一次倒大班,我利用休息时间骑电车到李姐家坐坐,想和她谈谈工作上的事情。来到她家门口,我四周一看,她家的房子还是土坯墙,是村里唯一的一座老房子。一进门,我看到她家里几乎没有添置过什么新家具,李姐夫躺在一张破旧的单人床上,盖着一条黑绿交错的方格被子。这时候我才知道姐夫是开着三马车拉庄稼时翻了车,腰部受伤,两腿失去知觉,站不起来已有一年多了,一直是李姐在尽心尽力的照料着。她家里还有七十多岁体弱多病的父母和两个上学的孩子需要照顾,李姐用低矮瘦弱的身躯艰难的支撑着这个家庭。她早起做好一大家子饭,安顿好老的,小的,自己才着急忙慌的赶去上班。
回到家里,我坐立难安,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心里像熬着的中药似的翻滚着,眼泪不听话的落下来了。这时候我想到我的表妹在李姐的乡里当乡长,于是就寻思着,给表妹打个电话,让她在附近厂子里给李姐找份工作,离家近点儿,好方便照顾她的家人。
现在这社会,求人办事,请人家吃个饭是应该的,虽说是我表妹吧,可人家毕竟是乡长,还是先吃饭再说事吧,我考虑再三,拿出手机拨通了表妹的电话。
“小妹,我这几天上白班,只有晚上有空,想请你吃个饭,好久没见你了,明晚有空吗?”
“姐,真不巧,我明晚回不去,改天我请你。”
一个星期过去了,我还是惦记着李姐的困难,又拨通了表妹的手机。
“小妹,明晚咱吃个饭,唠唠家常,你有时间过来吗?”
“姐这几天我在附近一个村子里住着,回不去,他家养鸡厂里的鸡生病了,情况紧急,我在这里帮忙,如有好歹损失无法想象。”
哎……
这也是当乡长该管的事情吗?
人家分明是当官了,和我这农民一起吃饭,有失颜面。
算了…算了…
风吹过,我的心情与落叶一起飘零,放眼望去,已不见绿色,到处是令人丧气的枯萎,难道老天也知道了这世态炎凉吗?
又过了几天,表妹突然给我打来了电话约我吃饭。
我赶紧打了李姐的电话,想让李姐跟表妹见见面。我怀着无比高兴的心情早早的来到饭店,表妹随后赶到,我说:“妹你坐,咱随便聊几句,一会我的一个姐妹过来,咱仨人一起吃个饭。”紧接着我说了一下李姐家的情况,并说明这次吃饭的目的,刚说完李姐就到了,我们点了三碗家常拉面和一瓶果汁,这饭既简单又实惠,饭一上来,只见表妹大口小口的吃完面条,也没顾上喝果汁,就匆匆离开了。我以为她上洗手间了,还在这里等她回来,大约十多分钟左右,我的手机铃声响了,是表妹打过来的:“姐我有事,先走了,你们慢慢吃吧。”
吃完饭,李姐和我争着到柜台买单,柜台服务员说:“三号餐桌已经有人付钱了,刚才那位女士付的,还留五百块钱和一张纸条让我交给三号餐桌的顾客。”她递给了我纸条和钱,纸条上面写着:“姐,饭钱不到五十,我结账了,口袋里只有五百块钱,你交给李姐,让她给孩子买些学习用品,我能做的只有这些。”
看来帮李姐找份工作是没有希望了,
回家的路上我哭了,眼泪再次崩溃了,就这样无能为力的走着,不敢有什么奢求,我还能够说些什么,我还能够做些什么。天空是灰的,我的心里空洞洞的,我感觉这个世界什么都抛弃了,无助将我压的喘不过气来。
后来,儿子上学需要接送,这两年我也就没有再去上班了,也再没见过李姐。最近,家里种的白菜吃不了,正好有空,送李姐一些。一到她家,她上来握住我的手,感动的不知道说些什么,这时候我才知道,那次的饭没白请,吃过饭第三天,表妹让李姐到乡食堂上班,并特许她可以“迟到早退”,不需扣除她的工资,在饭店上班一个月开一千五百块钱,在乡里食堂工作,一个月挣一千八百块钱,一个月多三百块钱,乡里离李姐家挺近的,李姐照顾家人方便了很多,表妹还给姐夫和二老办了低保。表妹找了司机没有开乡里的车,开着她自己的车带着姐夫到省城医院治疗了几次,姐夫的腿有知觉了,医生说有恢复正常的可能性。
李姐的脸上流露出满满的幸福感。
本文系官场微小说(ID:gc-wxs)原创首发,作者:牛栓叶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