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微小说:牢狱之灾||潘焕新(湖北)

gljwm 4个月前 (01-20) 官场微小说 72 0
牢狱之灾

文|潘焕新
韩从银从娘胎里呱呱坠地不久,他爹老韩头就把村里有名的“毛神算”请到家来,给他的宝贝儿子相一相这娃儿的前途命运。
毛神算掐着指头一番念念有词之后,突然一声惊呼道:“啊呀,不得了!你这小儿将来非偷即盗,必有牢狱之灾啊!此等贱命,不算也罢!”说罢,站起要走人。老韩头忙拉住毛神算的衣角,再三讨教解救办法。毛神算好不容易开金口,只说一个“弃”字,扬长而去,连几元钱的算命费也不收。
老韩头呆愣了一阵才醒过神来,心想与其让儿子长大了成“牢爷,”倒不如将这孽种弃之门外,是死是活由他而去,免得日后讨气受。但又一想,实在舍不得呀!自己年近半百,以前夫妇俩没生育,两口子不知吃了多少药,才治好了病,盼来了这么个儿子,有了承香火的,怎可忍心抛掉呢?不能啊不能!
打韩从银“呀呀”学语那天起,老韩头就开始对他严加管教了。稍有越轨,就狠心一顿老打,深信“拳头之下出孝子、”“不打不成人,打了成高人”的古训。孩子见了爹,就像老鼠见了猫,吓得直抖。
这孩子在严父的管教下,不打架、不骂人,在学校里头老师承包的小卖部也别想从这孩子身上捞一分钱。从银一门心思用在搞学习,因而每次考试,成绩都是班上第一名。这样的优秀学子,那名牌大学还能不向他敞开大门吗?
韩从银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县机关工作,成了国家公务员的韩从银,他老子也时不时来县委大院给儿子敲警钟。自然他请吃不到、送礼不收,肚里没油水,人瘦长得像根“活动电杆。”外人不知内究,只以为他廉洁奉公,群众评议他是人民的好公仆。如此优秀干部,自然又得到组织上的提拔重用!韩从银从办事员而副科长而科长而副局长而局长而副县长而县长,一级一级爬到县长的宝座后,他得意忘形,早把几年前死去的父亲的管教抛到了瓜哇国。韩县长像翻身的农奴得解放,认为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从此请吃敢去,送礼敢收,见并没有人说他的不是,胆子也就更大,不管你是10万元的红包、还是20万元的有价证券,他是来者不拒,一一笑纳。送少了,还没你个好脸色。今非昔比的韩县长,“横向发展”已成了威风凛凛的韩大胖子了。
收受贿赂好比悬崖跑马、浪尖行舟。这不,在韩从银年轻有为、人生最辉煌的时刻,他却栽在两个贴身人的手上了。一个是他的秘书、一个是他的小车司机。这两个人平时都讨了韩县长的许多好处,只因九次好,一次事情没办妥,翻脸不认领导了。他俩一合计,笔记本上有现成的揭发材料,拿出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老儿拉下马的大无畏革命精神,打印了数份举报信散发到有关纪检、反贪局等部门,人家一调查,贪污受贿、嫖娼包“二奶”,件件确凿,挖出了个大贪官。他由县长一下子跌成了个阶下囚,关进了大牢里。
牢房里阴暗潮湿,寂寞难熬。先一阵子以为有好朋好友来探监的,结果没有;再一想那些曾得到过我提拔、得到过我恩惠的人会来看我的,结果也没有。这个时候他才明白自己是多么地孤独!当初在位时,人家不是真心实意与他交友,而是利用他职权为己谋方便,假情假意亲近他。现在他进了班房,人家避嫌都来不及,鬼才会来看他一个囚犯呢!韩从银悔之晚矣,欲哭无泪。
韩从银想,这牢房里能进一个犯人,陪着一块说说话,消磨时光也好呀。如此盼了一个多月,还真进来了一个囚犯。韩从银伸头探望,却一下子愣住了。你道此犯是谁?他是韩从银老家村里那个有名的“毛神算!”他利用农村人文化素质低,迷信鬼神,便四处诈骗钱财,也的确富得流油。多行不义必自毙,可悲一次将一个久烧不退的病汉子放进蒸锅里用艾叶蒸熏,说是驱鬼魔,不想这病汉太不经蒸,几把火就给蒸死了。过去农村人患病也有用艾叶蒸熏的,这土方法有时也灵。不想到了毛神算的手里,就犯下了命案,这才一大把年纪进了牢房。韩从银扶他坐在地铺上,寒暄了一阵,最后苦笑道:“毛老先生,您这次失误算是交了学费。但总的看来,您老相命还真准。38年前您就算出我有牢狱之灾,今天果然逃不脱······”
毛神算连连摆手说:“我哪会算命呀,那是哄骗人的。当初给你相命时,我是得了你二叔的好处,才吓唬你老子的。”
“我二叔为什么要加害于我呢?”
“嗐,人嘛,都不是为了一个‘财’字。你二叔看中了你老子的那份家产,见他年近半百得一子,心里巴不得你早死。要不是你老子心慈,只怕你一生下来就成了鬼······唉,要是你老子还能活到今天,你也不会翻船遭这牢狱之灾!”
韩从银这才明白自己坐牢不是命运的安排,而是为财所害。二叔为财不惜加害骨肉之亲,毛神算为财整死一条人命,自己为财丢官弃职,都是一个“贪”字作怪。可想一个平和之心的人,是决不会与牢狱结缘的。韩从银当官后没了平和之心,以权谋私贪财贪色,自然也就栽了。他不甘在牢里苦度残生,风光无限的韩从银,为了混个保外就医,只得在牢里装疯卖傻了。
本文系官场微小说(ID:gc-wxs)原创首发,作者:潘焕新

简介:潘焕新,湖北洪湖人。笔名有:水采田、阿新等。在《故事会》《幽默与笑话》《喜剧世界》《民间传奇故事》《故事大王》《故事家》《山海经》《古今故事报》《长江文艺》《小小说月刊》《做人与处世》等百余家报刊发表作品达500余万字,有作品获奖、转载,并多次参加笔会,在全国享有“故事大王”之称。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

分享:

支付宝

微信